石岛设计室

关于儿童建筑

与保育园的相遇

“石岛,保育园的设计能做吗?虽然只是内装。”

最初关于保育园的工作是因为这句话开始的。被当时我所在的墨田区异职业交流团体「NOVA’90」中的一员介绍而来。对于在设计事务所长期从事有关于千叶县的幕张baytown的我来说保育园的工作是个全新的尝试。虽然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想着总会有办法的,刚独立不久的我兴奋地投入了这个对我来说新鲜又有趣的设计。

矩形的保育园(变更用途)

最初的工作“六町站前保育园”。这是一个本来是公寓的四层建筑的一层改变用途而来。接近一百平方的面积要容下快三十个人的项目。

保育室所需的面积由人数决定后,又确保了厨房和幼儿用厕所等等一些必须的房间,最后考虑到开园后的人数变动等情况设计了能改动的室内布局。设计需要符合东京都Universal Design等等一系列的条例,实际着手开始做的时候发现设计的自由度并没有那么高。

在被局限的范围内,我认为设计的主题应该是把次要的各个房间集中布局,尽量留出足够大的正四边形格局来确保主要的保育室的使用。

天然素材

现代的房子,无论是独幢的楼房还是普通的公寓,内部的装修普遍都是合成树脂、墙纸、合成木板等等的一些工业制品。我们的孩子们就每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

一天当中的三分之一的时间孩子们都在保育园里度过。我想让孩子们感受到真正好的建筑素材的自然和无害,把他们从工业化有害物质当中解放出来。执着于这样的想法,在设计的过程中,内装部分使用的素材严苛地选取了自然无害的材料。

留在记忆里的保育园

快五十岁的我,如果回忆一下曾经的幼年时光,那一定是这些:

・带着大大的袋子在田间穿梭,到处捕捉昆虫 ・在小树林里设置秘密基地,在那里存放着我心中的宝物 ・把墨鱼干当成诱饵去钓龙虾时掉进了小水沟 ・秘密地潜入神社院子里面时撞到了头,长了一个大包 等等…

久远的过去,记忆已然模糊不清,在这些模糊的记忆中,有这些鲜明活泼的记忆保留了下来。

时间的结点到了现代,童年是这样的:

・游乐设施井然有序地排列着、被围起来的玩沙子的地方、注重安全和卫生被重重人工整顿后的儿童公园
・为了方便车子的通行而把柱子设置在人行道正中央的柏油路…

也许在这些当中也会有些能成为记忆的要素也说不定,然而全国都在按照一样的基准和条例,注重安全,无论去到哪里,看到的景象都是一样的,或者将会变成一样的。

当现在的孩子们长大后回忆起他们曾经度过的保育园时光时能鲜明而愉快地回忆起当时的感觉对我来说一直是设计的愿望。项目虽然各有不同,但于设计的初衷,从来未曾变过,一直都是“留在记忆中的时光”。

|

砂場のある中庭(ひなた保育園)

砂場のある中庭(ひなた保育園

巨木を伐採せずにつくった東大駒場むくのき保育園

巨木を伐採せずにつくった東大駒場むくのき保育園

中庭の巨木は四季の移り変わりを教えてくれる先生

中庭の巨木は四季の移り変わりを教えてくれる先生

自然就是老师

保留并充分利用项目用地原本就存在的植物景色等是在设计中一直留心在做的。自然存在的景色不仅仅会成为孩子们玩耍的天然道具,更在他们幼小的心灵烙印下四季的转换,时光的流转。在潜移默化中如老师般教会了孩子们生命的过程。

在设计中重视这位无形却有相的老师,让建筑与之充分融合,在相得益彰里建筑本身也才会更鲜明和活泼。

关于安全和保障

在设计中,如果说到最重要,那必然是安全性。

充分的安全和有趣的空间总是有矛盾的地方存在。在保育园的设计中,既要保持视野的开阔又在安全上不能完全开放。于是在外部空间的使用、挑高、及腰的家具等方面用心,制造出是“障碍”又非“障碍”的空间以应对万一发生的犯罪行为,至少是能为老师和孩子们赢得时间的。

在日向保育园这个项目中,特意设计了巨大的挑高的空间和中庭,让处在二楼的公司和公共会议室能看到保育园的情况,这样一来就不仅仅是老师们在保护着孩子们,而是在这个建筑里工作上班的所有人都会成为保护者。

那些细节

做儿童建筑,首先要做的是降低自己的视线,以孩子们的眼光看待世界。内部出现棱角时要比普通建筑的包圆范围更大。那些不会给大人们造成影响的细节有时候会带给孩子们无法挽回的伤害。

考虑到孩子们的身高容易在开关门时被撞到内部的木门都尽可能地采用移门、如果实在不能安装移门则开门的方向全部朝保育室外面、又或者在门上安装玻璃以便可以看到门边是否站着孩子、防止开关门时夹到孩子们手指的柔软泡沫…

|

腰高の家具と廊下のガラスで保育室内が見渡せる(グローバルキッズ板橋園)

腰高の家具と廊下のガラスで保育室内が見渡せる(グローバルキッズ板橋園

壁・天井が真っ白のトイボックスつつじヶ丘園 width=

壁・天井が真っ白のトイボックスつつじヶ丘園

内装的色彩

时不时有人告诉我“石岛你设计的保育园特别干净清爽啊”。说起来内装的色调确实总是白色的墙壁加上天然木地板的颜色,还有及腰高的墙壁也总是用自然无害的木头作为素材。

这样做其实也是有理由的。保育园的墙壁上会挂满孩子们的绘画和活动用的装饰品、地板上则会堆满孩子们的童书和玩具,这个时候建筑不应该主张而是退让以成全其功能性。类似美术馆的内装,是为了突出艺术品而非建筑本身。保育室里已经存在孩子们五彩斑斓的画作和装饰品了,如果内装再做的色彩丰富的样子那看起来一定过分吵闹了,所以最终白色总是会成为墙壁的不二的选择。

有关外观

在街道漫步时,总是一眼就能认出哪个是保育园哪个是幼稚园。因为它们总是有着类似的特征。比如在墙壁上画着卡通的形象、颜色总是红黄绿、色调鲜艳又夺目。

并非说这样不好,而是在我看来,保育园也好幼稚园也好都是作为构成街道一员的存在。如果是在游乐园等场所做的夸张点则完全没有问题了,只是作为公共建筑来说我认为应该融合进整个街道的气氛,应该强调的是协调而不是张扬。

2009.06 石岛寿和